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大戏骨 > 1989 丢人现眼

    怎么回事?记者们有些跟不上蓝礼的节奏。

    面对记者火力全开、纠缠不休、咄咄逼人的提问,蓝礼却没有回答,而是转头和安妮一问一答起来,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蓝礼无法回答,于是故意转移话题吗?如果不是,那又到底是为什么呢?

    “蓝礼!”现场就有记者忍耐不住了,他们可不想侧耳倾听蓝礼和安妮的闲聊,按耐不住情绪就想要穷追猛打,但终究还是顾忌着蓝礼的巨星光环,提问的狂潮没有完全释放,这也使得现场气氛没有完全汹涌起来。

    蓝礼却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记者们的激动一般,轻轻颌首,露出了笑容,“嘿,’一个关于婚姻的故事’也在我的阅读清单里,但现在暂时还没有能够翻开,期待着我们能够交流想法。”安妮举起了右手,和蓝礼来了一个击掌庆祝,“但关于东野圭吾,我承认他的书籍非常有想法,但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别。”

    安妮摊开双手,嘟起了嘴巴,做出了一个万分遗憾的表情。

    蓝礼也不介意,“现在是这样,如果有人选择了东野圭吾第一本正式出演的’放学后’作为礼物赠送给你,你觉得如何?”

    “哦,那真的是非常贴心,我非常非常乐意收下。可是,你不喜欢,不是吗?”安妮也是一个聪慧的女子,隐隐明白了蓝礼的意思,虽然不明白具体情况,却还是根据自己的直觉,进一步作出了回应。

    蓝礼微笑地耸了耸肩,“对我来说,它可能没有太多价值;但对于你来说,这却是一份值得珍藏的礼物,在我的教育之中,这才是挑选礼物的正常方式。”

    “今天凌晨在机场,一位影迷赠送了一本波兰语版的’玩笑’给我,让我如获至宝,我原本不准备接受,但她说自己无法阅读波兰语,这本书籍留在我的手中更加具有意义。当然,我也无法阅读波兰语,但我还是接受了这份礼物,真诚地感谢这份心意。”如同聊天一般,蓝礼自然地描述出了事情的原貌。

    现场记者们却是满头问号:波兰语?“玩笑”?蓝礼到底在说什么?

    诺兰也难得眼睛明亮了起来,“米兰-昆德拉?”

    得到蓝礼肯定的答复之后,安妮也流露出了兴趣,“噢,我从来不知道你喜欢昆德拉。”

    “哈哈,说不上喜欢,但我的确非常喜欢阅读不同文化不同历史背景之下的故事,就如同通过作家的视角却审视不同的世界一般,我同样非常喜欢华夏作家莫/言的,因为几部电影的关系,我专门找到了原著阅读,受益匪浅。”蓝礼微笑地说道。

    安妮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一定是非常珍贵的礼物,对你来说;那么,你选择了什么礼物作为回礼呢?”

    回礼?

    居然还有回礼?

    现场才刚刚涌动起来的骚乱,随即就再次平复了下去——他们本来准备说,如果是珍藏版本的书籍,那就是古董了,这也意味着粉丝们的指责是正确的,不是吗?但现在就偃旗息鼓了,一个个呆若木鸡。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蓝礼回答到。

    “马尔克斯!明智的选择。”安妮惊叹了起来,诺兰也连连点头表示了赞同,然后忍不住好奇地询问到,“蓝礼,请问我可以借阅一下那本’玩笑’吗?”但随即就意识到,这是新闻发布会,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合时宜。

    “当然。”蓝礼爽快地答应了,现场的微微骚动还是没有完全平复,但也没有人敢贸然出声打断他们的交谈,新闻发布会大厅的气氛就变得微妙起来,然后蓝礼就转头看向了记者们,“不过,我猜想那本书籍已经被认定为古董了,你可能需要小心一点。”

    他!妈!的!

    现场几乎所有记者都做出了相似的反应,在内心深处骂起了粗口,此时事情就已经再明朗不过了:显然,当时那些狂热粉丝根本就不知道“玩笑”那本书的意义,只是看到封面破旧,而且蓝礼愿意接收,出于嫉妒和愤怒,就开始造谣,在口口相传之间,事情也就失去了原本的味道,最后发展成现在的模样。

    蓝礼之所以没有直截了当地进行澄清,一来,知晓真相的蓝礼内心是多么荒唐多么无语,根本就不想要拉低自己的水准与记者们讨论如此问题;二来,现场的大部分记者们恐怕也不知道这本书的来历,即使蓝礼解释了,后续可能还有更多丢人现眼的问题,蓝礼“体贴”地以如此方式避免了后续混乱。

    至此,所有谣言都已经澄清,而且不是单纯的否认或者官方辞令,整个来龙去脉都没有任何掩饰地完整呈现在大众视线之内,坦荡荡的行事风格也再次证明了蓝礼的光明磊落,越发凸显出那些负面言论的荒谬可笑。

    待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以微博和天涯为首的各大网络平台就集体炸锅了——

    丢人现眼!

    真的是丢人丢到世界舞台上了,明明是狂热粉丝失去理智的行为,制造了诸多意外,不仅导致了潜在的生命危急,而且还一盆一盆脏水朝着蓝礼身上泼,如此粗鲁如此残暴如此拙劣的手段着实让人瞠目结舌!结果,黑子们还要把...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