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辣文肉文 > 灵魂禁区 > 第四十四章 通关卡牌

第四十四章 通关卡牌


    ..,

    可是,真的能够出去吗,除了眼前的水潭,凌鸢什么都看不见,

    等等,水潭......

    “不要忘记來时候的路......”

    一句话,突然在凌鸢的脑海之中重复,凌鸢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沒有去路的时候,脑海里面,自然而然的就会冲出这样一句话來,

    她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水......來时的路......水......來时的路,

    凌鸢突然有了一想法,那古钟马上就要靠近最后一个刻度,这个时候,凌鸢也算是豁出去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的结果如何,她都要试一试才好,要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说一说,就能够十分肯定的,

    这一次,有一风险,

    但是凌鸢宁愿面对现在眼前的风险,也是不愿意自己就这么死在游戏之中,那么多次,面对死亡,也许那个时候的恐惧,不比现在來的要弱,但是那时候,有一个人在身边的话,就能够分摊一恐惧,

    现在凌鸢必须要去学着,自己应该如何面对了,要不然的话,凌鸢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说,就是紧张罢了,

    想來,其实自己根本沒有必要那么害怕,自己的命运,早就一定订好了,就算是冒险也是死,不冒险也是死,

    來时的路,凌鸢不知道能不能够把这看成,游戏最后对于自己的忠顾了,

    想着,凌鸢深吸了一口气,跳入了水中,冷冷地水,再次将自己包围,这里虽然沒有那口井,但是感觉,和上次实在是一样,凌鸢努力的潜下去,睁开了眼睛,茫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晰,

    水底下,果真有那么一道门,看到了希望的凌鸢,几乎是想都不想,直径的,朝着那个地方游了过去,

    水上面,那古老的大钟响了最后一声,就像是通往死亡的令牌一般,当然在水底下的凌鸢根本不可能发现,那大钟的表盘上面,已经满满的被血迹充斥,将指针都一起淹沒了,

    凌鸢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水底下的世界,也开始活动了起來,凌鸢看到,眼前出口的方向,那一道门,正在缓缓的下降,凌鸢急忙加快速度,游了过去,

    不知道自己还來不來得及,但是面对死亡,她就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说实话,凌鸢还不想要死,这一切,就是她活下來的唯一的保障了,

    万幸的是,在那出口关闭之前,凌鸢果然游了出來,就在自己离开那出口的一瞬间,沉重的响声,在水中传播,震荡着凌鸢的心,那时候,凌鸢感觉自己的气马上就要不够用了,努力的向上游去,不免呛了好几口水,

    好险,她终于出來了,方才钟声将要想起的时候,凌鸢当真是以为,这下子,自己一定完蛋了,

    凌鸢从水潭里面爬出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十分疲惫,又显得超级狼狈,她都不愿意去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里跟方才的场景一一模一样的,面前还有一个出口,

    这到底是真么回事儿,难道自己沒有出去,注定要困死在这里,

    凌鸢的心里面七上八下的,沒有力气,还是颤颤巍巍的站了起來,

    “有沒有人,有沒有人,我已经出來了,你人在哪里,不会是说话不算,还是说你还有什么考验,”

    面对这一切,凌鸢显然是有激动的,刚才那种恐惧过去了之后,凌鸢知道,剩下來的,现在就只有愤怒了,

    然而,沒有任何人回答凌鸢,凌鸢做什么,

    她带着疑惑,朝着方才自己进门的洞口的方向走去,脚步很轻,生怕有个什么大钟突然落下來,或者自己的脚下踩到了什么,是不是安全自己都不敢肯定,还能够说什么呢,

    一步一步,凌鸢走到了洞门口,相比这后面的光明,幽深的洞口,显得十分晦暗,自己是回不去了,除了继续向前走之外,凌鸢已经找不到任何一条别的路了,所以说,现在她也只能够继续往前走了,

    想着,凌鸢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前方,

    走吧,走吧,就算是自己不走,也不代表安全,说不定这一切就算是过去了,回去之后,自己就能够來到,自己刚才过來的地方,见到白翊,

    但是通关卡牌呢,这游戏虽然是有规矩的,但是凌鸢能够感觉到,他们的生死,微不足道,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游戏的始作俑者安排的,凌鸢感觉到十分的不服气,想到自己所有的命运,都捏在别的人得手里,不管是谁,都不能够去习惯,去适应,去喜欢吧,凌鸢当然也不例外,

    若是让她见到了游戏的始作俑者,她不知道,自己这种抗争,能不能到底,

    说实话,现在自己的体力,怕是无力抗争,

    路的那一头,也是死路,沒有刚才的那种滑道,可以说什么都沒有,

    凌鸢瞬间有了一种受骗的感觉,她已经走到这里了,她已经沒有力气走回去了,她也知道,就算是自己走回去了,不过是恐惧重演而已,除了这个,她...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