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辣文肉文 > 灵魂禁区 > 第九十九章 防御心思

第九十九章 防御心思


    ..,

    白翊的家里面,出乎意料的感觉 ,凌鸢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形容,有些时候,白翊的形象,还是有跟凌鸢想想中的一样相符,

    比如这座独栋的小楼,里面并不是豪华的复古装潢,黑白格调,简单干净,让人一看见,就有那种不忍心去蹂|躏的感觉,倒是跟白翊的性格不太像,

    “这位小姐,您身上都是水,擦擦干净吧,别着凉了,”

    老者很有心,拿來了一条很大的浴巾,递给了凌鸢,又拿了一条,递给白翊,

    “不然,你去洗个澡,顺便换一件衣服,”

    白翊随意的将浴巾搭在了肩膀上面,随即说道,兴许是这会儿,白翊是真的有担心凌鸢,还沒有等凌鸢答应或者拒绝,就已经伸手,拉着凌鸢,走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里面,

    “先洗个澡,有什么话,洗了澡吃了饭再说,我可不想要看你再次病怏怏的,进入游戏,落下了什么可别说是我不告诉你,”

    白翊就像是能够看透凌鸢一样,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住所,凌鸢有不太习惯,还是拿着东西,走进了于是,白翊说的沒有错,至少,自己不想其他的事情,她可不想要再病一次,然后在游戏之中,耽误自己的功夫,

    至于想要问白翊的事情,既然她已经过來了,两个人都在一起了,哪有那么着急,

    温热的水,再次给凌鸢冰凉的皮肤,一种温柔的抚慰,洗干净了,吹干了头发,白翊还是沒有拿什么衣服进來,沒办法,凌鸢只能随手拿着,放在浴室里面的浴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翊这才慢悠悠地走进來,似乎也洗了澡,头上还滴着水珠,

    “家里沒有女佣人,所以陈伯不太好意思过來,所以來晚了一,”

    白翊走进來,将一套衣服整整齐齐的递给了凌鸢,

    “沒有女佣人,”

    凌鸢似乎难以置信,当真不相信,白翊的家里面,连最最基本的女佣人都沒有,只不过,白翊看起來,不像是骗自己的样子,也不像是故意为了接近自己,所以找个理由进來,

    “不会是你取向不正常吧,要不然我怎么都难以相信,这里连个女佣人都沒有,”

    凌鸢显然是在质疑白翊,但是白翊却还是带着笑意,就像是根本不着急一样地,缓缓靠近凌鸢“想要知道我取向正不正常,很简单,随时都可以,只是我一直都觉得,女佣人比较麻烦,而且我的生活简单,有陈伯一个人,也就够了,”

    白翊说的好像自己很好伺候一样,靠近凌鸢的时候,她的心中也不免带着一丝紧张,

    “有东西吃吗,我好饿,”

    凌鸢后退了两步,发现自己根本沒有什么退路了,所以才缓缓开口,她原本只是想要缓解尴尬,要知道,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有太过尴尬了,

    这里怎么说,还是白翊的家里,与狼共处,不是很好的感觉,

    “陈伯应该是准备好了,你换衣服,一起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平时做什么事情都毛手毛脚的白翊,难得老老实实,走了出去,

    凌鸢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就也跟着走了出去,她饿了是真的,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这样的感觉,

    她出去地时候,就闻到了好闻的味道,白翊已经坐在桌子前面,悠闲的吃着桌子上面的东西,

    “凌小姐,请坐,”

    那个叫做陈伯的老者走过來,总是让凌鸢感觉到一阵一阵的不自在,自己原本就不是那么娇滴滴的人,不必谁,这么照顾自己,

    “我自己來就行了,”

    “是呀,陈伯,你回去吧,”

    白翊随口说道,陈伯这才离开了客厅,这里瞬间只剩下凌鸢跟白翊两个人,

    “不是饿了吗,先吃东西,有什么话,等到吃完了饭在说,”

    白翊似乎看出了凌鸢的心思,一直到这里的时候,凌鸢已经忍不住了,原本是直截了当的问一个问題,沒有想到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情來,这么多的情绪,

    平心而论,凌鸢还是很相信白翊的,不过有的时候,有些感觉,确实是说不出來就对了,

    “恩,”

    凌鸢低着头,寻思自己应该怎么开口,她原本也是一个有话直说的人,至少对于白翊,自己不会那么容易,支支吾吾的,甚至说不出话來了,

    所以,凌鸢还是很在意这件事情的,至于是为什么,相信不必说,也是十分的清楚了,

    吃完了东西,他们换了地方坐下,白翊偏过头去,笑了笑,笑容有不自然“憋了几个小时了,你早上找我,想要说什么事情,看起來,很是紧张的样子,”

    白翊认真起來的时候,总是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这个时候,凌鸢感觉自己总是有看不透他,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总之看起來很不好,

    “是,我是有事情要问你,”

    凌鸢也换了一副十分正经的表情,提醒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忘记,自己过...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