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辣文肉文 > 灵魂禁区 > 第十章 争吵不休

第十章 争吵不休


    ..,

    “唔,”

    冰凉的感觉,让蒋欣在下一秒钟,直接醒了过來,那种感觉,当真十分不好受,

    也是因为这样,蒋欣终于放开了紧紧抓着凌鸢的手,抬起头來的时候,不禁看着凌鸢,一脸怨念,看上去,就像是凌鸢把自己丢进來的一样,事实,也是这个样子,

    “你这个女人,疯了吗,”

    蒋欣爬起來,有些尴尬,却不忘记大声的说道,她沒办法说,自己现在到底有多么的委屈,真的是委屈到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不知道你是死是活,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难道你想要我直接把你扔在这个荒山野岭里面,至少你现在还是一个菜鸟,我若是这么做了,跟杀了你,有什么区别,”

    凌鸢站在水里面,双手环胸,看着蒋欣狼狈的样子,缓缓的说道,

    “少來了,你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不要在我面前假好心,我什么样子的女人沒有见过,”

    蒋欣就说的自己很是懂得一样,怒气冲冲的看着凌鸢,恨不得直接把凌鸢推进水里面,也让她尝尝自己刚才呛水了地滋味,现在的凌鸢肯定是再乖自己,方才紧急的关头,为什么要伸手拉住她,若是自己不这么做的话,说不定凌鸢早就安然了,

    兴许,当时的时候,蒋欣沒有这个意思,这个时候倒是有了,自己就算是死了,也要拉着她,不让她好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不能说凌鸢高冷吧,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让自己不舒服地感觉,

    “你见过就最好了,好好管好自己,想想自己要怎么离开这里才是最最关键的,这个游戏,生死攸关,我们在这个地方随时都可能会死,你若是死了,我倒是好交代了,”

    凌鸢索性不去废话那么多,蒋欣想要怎么想,那是蒋欣的事情,不过凌鸢说的这句话倒是真的,若是蒋欣真的死了的话,自己不知道,究竟会有多么方便,

    自己不是本來就想要解决了蒋欣吗,这个时候是什么感情,犹豫不决,

    想到这里,凌鸢低下头來,想要把自己身上所有黏腻的东西清晰干净,她原本对血就有恐惧,现在就像是如芒刺在背一样十分的不舒服,

    凌鸢甚至蹲下來,恨不得,脱下衣服,让这水流过她的身体,

    好不容西洗干净了,沒有那种感觉,凌鸢也是突然感觉,实在是清爽了不少,蒋欣也洗干净了,正想着,怎么弄干自己的长发,凌鸢倒是随意,坐在了树边上面,看着蒋欣笨手笨脚的动作,

    自己留在了这样一个累赘,偏偏这还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有时候,人的一切选择,都是让自己后悔的,至少对于凌鸢來说似乎是这样,现在凌鸢最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蒋欣在她的身边,

    “我们接下來,要去哪里,只有我跟你吗,我可不想要,”

    后來蒋欣也走了过來,坐在一个跟凌鸢比较远的地方,她是不知道,凌鸢这样的脾气,白翊是怎么看上她的,反正想要自己日后要跟凌鸢在一起,一直到找到大家位置,蒋欣都感觉,自己就快要疯了,

    疯了的人,何尝是蒋欣一个,要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凌鸢就感觉满腹委屈的,为什么是自己跟蒋欣,知不知道,蒋欣的出现,耽误了自己好多的时间呢,

    兴许现在连微微他们,已经顺利的进入了游戏,但是凌鸢能够肯定的是,他们也是在游戏的世界,虽然这只是一处普通的郊外而已,那种感觉,无孔不入,似乎是在提醒凌鸢,他们早就脱离了现实,

    “你若是不愿意,可以走,这里这么大,你不是沒有四肢,难道我还能勉强你不成,更何况最重要地是,我沒有那个时间,你想要走就走,不想要走,大可以留在这个地方,”

    凌鸢还想着休息一会儿,自己身上的水,稍微干一的话,自己就离开这个地方,试着找找大家,

    虽然凌鸢不知道他们究竟落到了什么地方,会不会受到那个所谓游戏的惩罚,但是既然已经來到这里了,凌鸢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安然的坚持下去,只有坚持,再有最后的希望,

    只要是她在游戏之中,沒有脱离大家,就算是连微微找到什么,或者其他人已经开始了你争我抢,只有,凌鸢他们两个人在这里浪费时间,也是沒办法,

    “自己走就自己走,跟你在一起,我还怕你会害死我,”

    “要是我想要害你的话,刚才你晕倒,紧紧抓着我的时候,我就应该杀了你了,”

    凌鸢的脸突然变得有阴沉,当真是吓了她一跳,蒋欣退后了两步,似乎是忌惮,忌惮刚才凌鸢说的话,自己拉了谁不好,偏偏是拉了凌鸢,沒有淹死凌鸢也就算了,竟然跟她一起來到这里了,

    “我跟你说,你若是杀我,那是犯法,法律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有就是,你方才把我扔在河里面,差呛死我,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杀我,因为我命大活了下來,所以你未遂,”

    凌鸢皱眉,当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憋了好久,这才说了一句“你说我是说你过分自信好呢,还是...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