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辣文肉文 > 灵魂禁区 > 第十二章 陪我

    ..,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反应,在这一秒钟,一定有所动摇,

    什么是自己该做的事情,游戏还沒有开始,就已经乱作一团,自己还要故作淡定的跟别人说不必担心,这句话有勉强,她自己都有受不了,

    “你要是不起來,我一会儿來找你,”

    凌鸢不说话,白翊也沒辙,想要把她抱到床上去,不要蜷缩在这种小地方,他是不知道凌鸢昨天是怎么过的,若是知道了,他一定会看着凌鸢的,

    “别走,”

    就在白翊坐在凌鸢身边的时候,凌鸢沒有睁眼,但是伸出手來环住了白翊的腰,说道,

    白翊的身体微微僵硬,似乎能够感觉到,怀中的女人微微的颤抖,心中无限的心疼,

    “醒醒吧,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翊轻轻的拍了拍凌鸢的背,想让凌鸢缓和一些,有些事情不肯说出來,他怎么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翊如何帮助凌鸢呢,

    “我沒事儿,我真的沒事儿,”

    等到凌鸢平静了,这才睁开眼睛,依然靠在白翊的怀里,声音不是很清晰,却还是一直在重复着这样的话语,

    她想自己沒事儿,尽管这一关不是那么好过,但是凌鸢自己仍旧是相信,她应该是能够走过去吧,就算是走不过去,也是自己沒有办法,

    “说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在,也不过几小时的事情,”

    白翊当然是想要知道凌鸢到底怎么了,在那之前,他将凌鸢头上还有湿漉漉的毛巾拉了下來,扔到一边去“你好歹也把头发吹干了再睡,这样感冒了怎么办,”

    他想要起身,给凌鸢倒一杯牛奶,却不想,凌鸢抓的他紧紧的,等到他看了一眼,凌鸢这才十分尴尬的松开,张大了眼睛,看着白翊,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沒用,”

    这样的时候,凌鸢难免尴尬,要知道以前的时候,佯装坚强的也是自己,现在脆弱的那个,也是自己,连她就不喜欢自己这种,反反复复,不明所以,

    这就是因为是自己,凌鸢无可奈何,不然的话换了别人,她一定恨不得掐死这样一个人,

    “放心,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这个地方陪着你,”

    白翊的声音很轻很轻,柔和的穿过凌鸢的耳际,并沒有正面回答凌鸢的问題,反而说的是另外的一件事情,

    他嫌冰箱里面的牛奶太冷,换了一杯温热的水,递给了凌鸢,

    “真不知道,你一个人是怎么活过來的,房间里面连温暖的东西都沒有,”

    凌鸢已经改变很多了,至少认识白翊,凌楚楚回來之后,自己的胃沒有再痛过,不过在白翊眼中,那是远远不够,

    她始终无法学会,如何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不曾受伤,甚至任何委屈,好好的平顺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或者说,她凌鸢原本就不是那种老实人,不期望自己能够过得多好,

    不过白翊当真是不止一次为了凌鸢的事情头疼,

    凌鸢沒有回答白翊的话,或者说认识白翊以來,自己一直都是这样,现在反而有不像是自己了,说了两句,凌鸢明显感觉自己舒服多了,那种感觉从上至下,慢慢的沁入心扉,

    其实凌鸢真的很怕,要是沒有白翊的安慰的话,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应该如何度过,

    “好了,喝口水,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凌鸢浅浅的喝了一口,说实话,她是有紧张沒有错的,不过对于凌鸢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害怕,偏偏的,她还因为害怕睡不着,凌鸢也不知道如何说,也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有沒用了,

    “我沒事儿,你不必担心我的,”

    “不担心,怎么可能,你也不看看我进來时候你的样子,那么颓败,比赛还沒有开始,这不像你,”

    “但是白翊你知道吗,有些事情我还是学的自己不要知道好了,那两个新人,是前一届游戏的赢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过來,但是他们比我们懂得要多很多,想要取得胜利,相对于我们也要容易很多,”

    凌鸢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说,但是还是这样开口,这样的话,不像是她能够说出來的,当真丧气,说不出來的丧气,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玩过一场怎么样,之前你的决心去哪里了,”

    那么让凌鸢紧张的事情,白翊都好像是不以为意一样,让凌鸢不由的挺直了身板,看着白翊“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个游戏当真能够决定人的生死,那时候连微微找我的时候,也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情,若是放在以前,这些事情可能一都不重要但是现在不一样,只要我们走错一步,说不定可能会沒命的,白翊我害怕你会......”

    “担心我会被他们害死,怎么可能,”

    白翊安慰一般的笑了笑,拍了拍凌鸢的肩膀,他是不知道凌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但是还是会有紧张,

   ...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