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辣文肉文 > 灵魂禁区 > 第七十九章 秘密

第七十九章 秘密


    ..,

    白翊言下之意,就是说,可能连微微和杜磊那边,也出了什么问題,

    至少,凌鸢不会去这么想,她一直都以为,昨天只是自己跟白翊两个比较倒霉,或者说,在自己遇见食人族的时候,连微微他们已经开始遇上了什么事情,只是一直都不说而已,

    白翊的话,真的是提醒了她,他们现在这么不顺利,而且发现了很多线索,这是一场游戏,而不是什么针对他们两个來的,所以说,机会一直都是均等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这么说,我也是想要知道,杜磊他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性命攸关的东西,沒有什么可隐瞒的,因为我们的经历,说不定就会转化在他们身上,或者说反过來,能够进行这游戏,首先要做的,是要活着,

    “等等吧,其实你也不必那么着急,刚刚经历了大事儿,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好好休息,”

    白翊刚刚想要回去自己的房间,转过身的时候,这才发现,凌鸢的心思离开了那口井,反而朝着李晨与袁芯儿的房间走了过去,

    “你想要做什么,”

    白翊也跟着走过去问道,

    “放心,我只是看看而已,我只是想要看看,他们醒沒醒,若是醒了,一定会给我们很多帮助的,”

    沒有人知道,在这浩瀚无垠的大海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原本一定会死在这场残忍的游戏的两个人,竟然奇迹一般的生还了,到底是这游戏也有善良的一面,决定去包容,还是他们面对大海,会哟什么样的动作,如今他们沒有醒來,凌鸢他们就一直不知道,

    刚才,想起游戏的事情,凌鸢就忍不住,想要在他们身上,寻找最最直接的答案了,

    “去吧,看看也好,兴许他们现在已经或碰乱跳了,一起來找我们,也不一定了,”

    白翊讪笑,看着凌鸢,说不出的温和,

    凌鸢的手僵硬了一下,最终还是推开了那扇门,那扇也许隐藏着什么秘密,关于游戏,能够打开凌鸢求知欲的大门,

    只是,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其实凌鸢就应该想到,事情可能,不会像是他们预想的一样,或者说大相径庭,

    过了一天了,昏睡中的两个人还是沒有任何苏醒的意思,静静的躺在床上,房子里面冷冷地,他们的脸上沒有一血色,看着这样的场面,凌鸢感觉,自己就像是走进了停尸房一般的冰冷,

    “这么睡下去,不会有事儿吗,”

    凌鸢走了过去,再一次俯下身子,探了探袁心儿的呼吸,很是均匀,就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般,跟平时在现实中,凌鸢接触到的活人,完全沒有一的差别,

    “应该不会吧,你不是说,活着就好吗,兴许,这是想要封住他们的嘴,一直到游戏结束,”

    是呀,白翊说的对,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不管他们曾经经历了多少事情,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一句,活着就好,

    “好了,我们出去吧,看着他们这样,好歹我们也曾经朝夕相对,心中不是滋味,我担心,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这样,”

    凌鸢讪笑,其实心中已经苦涩到扬起嘴角都十分困难,就在刚才走出林子的瞬间,分析了一下,现在属于这个游戏真正的格局,想到那些残忍的事情,凌鸢是真的害怕了,

    不过这才是哪到哪,凌鸢若是认为,这里就是恐怖的极了,其实凌鸢这么想,也是大错特错的想法了,

    “不会的,不要乱想,你看看你好好的,我也是好好地,你不是说,有很好地办法,兴许过几天,我们就出去了,”

    四周围绕着冰冷的空气,白翊伸出手,将凌鸢揽在怀里,将她抱得紧紧的,低下头,温热的唇,很轻易的就能够碰到凌鸢的额头,他只不过想要安慰凌鸢而已,安慰这个,满脑子都是悲观想法的女人,

    事情原本都是有解决办法的,白翊不明白,为什么,凌鸢每一件事情,都要做的那么极端,难道真的是要弄到自己精疲力竭,沒有办法后悔了,这才满意,

    那天在仓库见面的时候,白翊能说,自己知道,仓库里面发生的一切,

    凌鸢的倔强,看起來,多么像是咎由自取,完全沒有办法,去怨怼别人,白翊就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看到凌鸢这个样子,反而会激起白翊的怜悯之心,还有好奇,一一演变成了想要保护的爱慕,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这一刻,凌鸢不止一次的感觉到,白翊的肩膀,是那么的宽阔有力,相比凌楚楚以前说的那些话,更是能够给自己带來无限的温暖,

    “白翊,你说我们真的不会跟他们一样吗,”

    若是死了还好,真的是躺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的话,进入这游戏之中,冒着这样的危险,凌鸢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傻瓜,下次有我在的时候,你应该想一想别的事情,比如我们怎么出去,怎么胜利,你拿到了胜利的条件,想要做什么,总是悲观,连你自己都这么想了,你还想要怎么赢呢,”

   ...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