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辣文肉文 > 灵魂禁区 > 第九十七章 两难

第九十七章 两难


    ..,

    不得不说,堂堂白家三少,真的是魅力不小,连自己这种,原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感情,心中满满地除了赢,就是仇恨的人,也会如此地清楚明白,自己对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感情,

    白翊呀白翊,你到底是有什么魔力呢,

    凌鸢只是叹了一声,当然想要说的话,都留在了自己的心中,认命一般的闭上眼睛,任由白翊的挑|逗,终于不久之后,凌鸢的肚子,尴尬的叫了一声,早上因为着急的缘故,凌鸢吃的似乎少了一,

    她从來都不会这样的紧张,这一次,兴许是因为那个噩梦,早就沒有了分寸,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说起來,也是一办法都沒有,

    “饿了,”

    凌鸢脸红,尴尬的了头,对于什么事情都习惯准备充分的凌鸢,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这么的不好意思,她简直都要疯了,自己在白翊身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呀,

    “走,我们去吃东西,顺便把你想要说的事情,谈谈,”

    白翊说的很是直接,似乎并沒有忘记凌鸢的目的,也不担心凌鸢的目的,

    若是白翊把替凌鸢决定这种事情看的十分的理所当然,完全不顾及凌鸢的心情的话,凌鸢那里,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虽然凌鸢沒有什么太过直接的方法,但是生活被人操控,总是心不甘情不愿,

    凌鸢接受了白翊,不是代表,自己接受了白翊的这些事情,更不是因为感激白翊,有的时候,自己是会被白翊迷惑一,但是很多事情,凌鸢还是很坚持自己的看法的,凌鸢最受不了的事情,就是有人替他,决定什么东西了,

    不过现在看起來,就算是讨厌,凌鸢似乎也要被迫接受这种感觉了,

    真的是因为很多事情,不是凌鸢想象的那个样子,所以在凌鸢的眼中,才会格外的可贵吧,

    或许,自己一直以來,都是这种人,所以有的时候,白翊的有些事情,让凌鸢感觉到万分的不习惯,兴许两个人从來就不合适,一直以來,都是凌鸢在勉强两个人的感情,

    因为那种莫名地压迫感,还有一种愤怒的感觉,在连微微跟自己说了那些话之后,就在悄悄的酝酿,凌鸢可以毫不避讳的说那么一句,要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自己绝对不会被任何人,控制任何感情的,

    “怎么饿的都不爱说话了,”

    白翊似乎还有心情,看着身边一直沉默的凌鸢,她一直都有什么心事,这一,似乎白翊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现在呢,白翊的心中也只是想要听听,今天还有什么事情,让这个女人不满意了,

    “恩,”凌鸢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沒有刚才的热情反而去想自己的事情,她觉得,自己被白翊占据了太多的思想,是时候,好好地清理一下自己的脑子,想想等会儿怎么问以后的事情,

    若是沒有白翊的话,凌鸢不可能会有今天的成就,所以说,在连微微说自己赢得了一切的时候,有时候,凌鸢会感觉有心虚的,

    凌鸢实在是沒有想到,她原本以为,白翊会带她去市中心的餐厅去,沒有想到,竟然是在一片私人住宅的门口,停了下來,

    “落了什么东西吗,”

    凌鸢忍不住,开口问道,白翊明明说去吃饭來着,眼前这一片片气派的私人小楼,应该不是什么饭店的样子吧,白翊根本沒有告诉自己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凌鸢也是能够猜到一个大概,而且十分的不满,

    因为,一开始的时候,白翊沒有跟自己提起,甚至沒有问过自己的建议,直接给自己做了决定,

    來到什么地方,凌鸢倒是一都不在意,她不觉得,白翊是什么豺狼虎豹,但是在合格时候,这样的事情,还是会让凌鸢有些不满的,

    “沒有,我只是带你过來坐坐,顺便吃东西,若是说外面的餐厅,也是很好,只是我觉得讲话不是很方便,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进來坐坐,也是无妨,而且,这里距离刚才的地方也是很近,”

    说道这里,凌鸢就更加的不想要问什么了,明明这么近,白翊却让自己等了那么久的时间,凌鸢不知道,白翊到底在做什么,

    “你住的这么近,为什么半个多小时才过來,相反这里离我家比较远吧,”

    外面下着雨,凌鸢并沒有下车,坐在车上,直接问白翊说道,

    “是呀,是不远,因为我根本沒有住在这里呀,昨天是在酒店里面,”

    到底是跟哪个女人,

    凌鸢这句话,差脱口而出,但是在说话地时候,还是忍住了,虽然说有伤人,自己并沒有那么急切的确立了白翊的关系,白翊和自己,都算是十分自由的人,就算是白翊去找了谁睡了,也不该自己的事情,

    不过,凌鸢能够忍住,这种话,还是一种难得的事情,

    “我只不过是想要距离你近一,就在你附近地酒店,因为宝贝你的家,实在太小了,不方便,不然你考虑下,换个大的地方,或者,我这地方一直都空着,不如让你姐姐,住过來害了,”

    白翊一直都在循...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