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21.坑深二十一米

21.坑深二十一米


    苏晚醒来的时候, 麻醉的药效已经过去, 她感觉到胳膊缝针的那里有些疼,闭着眼睛,想要伸手去抓, 不老实的小手就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住。一看      ·1kanshu·

    苏晚的眼皮一抖,睁开眼睛, 就看到宋燕行黑不见底的眼睛。

    苏晚委屈的眼睛都红了,苍白的小脸对着他。

    宋燕行在心里轻叹一口气, 这样的小姑娘就该被放在温室里茁壮成长,一朵娇软的玫瑰, 怎么能放在沙漠里呢。

    宋燕行一手握着她的小手, 一手伸过去拿了水杯过来, “口渴不渴,你这丫头没心没肺的睡了一整晚, 等下王姐送吃的过来, 多吃点, 才能把流掉的血补回来。”

    苏晚垂了垂头,手臂上还有些疼,不敢乱动,身体僵/硬的像是一块木头。

    的确有些渴了, 伸手准备接过水杯,谁知道手指还没碰到宋燕行就挪开了, 苏晚疑惑的抬头, “宋哥哥”

    宋燕行淡淡的看她一眼, 拿着水杯凑近她,声音温沉,“我帮你拿着。”

    “”

    苏晚悄悄努嘴,只好自己伸长了脖子去够水杯,脖子白皙修长,她探头的时候无意识的伸长了她的脖颈,病号服穿在她的身上有些大,上面的纽扣还少扣了一颗,宋燕行又是站立的姿势,几乎是毫不费力,就看到了她脖子下面的白皙。

    小姑娘一口一口的喝着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就将自己的小秘密给暴露了。

    宋燕行看着她喝水,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觉得,他也有点渴了。

    “还要吗。”一杯水喝完,宋燕行出口的声音都有些哑了,苏晚没怎么听出来,摇摇头,傻傻的朝他笑了一下,“不要了,肚子全是水。”

    宋燕行凝了凝神,坐了回去,神情严肃的看着苏晚,“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手臂的伤是怎么来的了吗。”

    苏晚正悄悄的隔着衣袖摸手臂上的伤口,被他一问,顿了一下,有些受伤的眼睛直直的看向宋燕行,声音小小的,有些委屈,“可以不说吗。”

    宋燕行看着她,没说话。

    苏晚的眼眶霎时红了起来,她要怎么跟宋燕行说,她在最好朋友眼里,是一个多么坏的女生,啊呦昨晚说的那句关我p事,已经深深伤害到了她。    要看 w ww·1kanshu·

    什么样的友情,走到质变的时候,才能换来这样的四个字。

    她一直以为,她会和啊呦,做一辈子的朋友的。

    太过年轻的承诺总以为美好。

    苏晚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小且硬的龟壳,这个龟壳,是曾经的苏轶,亲手替她打造的,因为苏轶,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无敌的盖世英雄,只要有人欺负她,就一定会受到惩罚,像小时候小胖掀她裙子被打一样。

    她每次一受到伤害的时候,就想自动的缩回那个壳里,不用说话,一个眼神,苏轶就能明白。

    苏晚越来越沉默,双腿下意识的蜷缩起来,像是一只小刺猬,把自己裹起来,宋燕行忽然有些心痛,他不知道,他们兄妹两一起生活的这些年里,她都经过怎样黑暗的过去。

    他有些后悔,没有早点认识她。

    宋燕行低头,眼神深深的,对着她含了委屈的眼睛,轻叹一声,伸手过去,揽住了她的身体,错开她受伤的胳膊,轻拍着她的后背,无奈的开口。“不想说可以不说,但是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人在我身边受了这样的委屈是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的,”

    “被我宠着的女人,哪有被人欺负的道理。”

    宋燕行身上也沾染上了一股很浓的消毒水味道,苏晚的眼睛酸的很,他抱着自己的感觉和苏轶不一样,苏轶给她的感觉是安全可以依靠的,而他,却多了一种安心,可以跟他一起勇往直前的感觉。

    苏轶告诉她不要随便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可是,她却打心底里,相信着宋燕行。

    她从来就是一只随波逐流的浮木,被他抱着的时候,她觉得,她可以靠岸了。

    她靠在他的胸前,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小心的,带着试探,轻轻抓住了他的睡衣,小动物一般,轻轻的摇着,带着一丝胆怯。却又多了几分小女生的害羞来。

    宋燕行垂头,亲了一下她白皙的额头,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不顾她轻微的挣扎,轻轻的握在手心里,她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可是脸上却多了几分生动来,她的眼睛里藏着悲伤的孤独,他想她应该是小时候受到了太多的委屈,所以才会习惯性的看人都带着委屈和试探。

    他用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天晚上,她又害怕又委屈的模样。

    宋燕行在心里暗暗的想,这辈子,都要给她足够稳妥的安全感,给她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堡,让她和悲伤孤独都远远的隔开来。

    她——

    本就是一朵长在他心尖上的小玫瑰。

    ——**——

    病房的门适时的敲响,屋里温情的两人,宋燕行松开她,回头...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