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22.坑深二十二米

22.坑深二十二米


    啊呦也知道她们肯定是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的, 再说昨天好像是她脾气发的太大了,没回话,拿了自己的充电器又换了衣服裤子走了。 ·1kanshu·

    蔡蔡气的骂了一句。

    “草。”

    等她关上门, 小雪从床上翻坐起来,“啊呦最近变得怪怪的, 为了一个男人, 整天阴阳怪气的, 就跟大家欠她一样。”

    蔡蔡瞥了她一眼,哼着,“有病早点治,扒着一个绝症是好不了的。”

    小雪扑哧一声笑出来,嘴可真毒,一句话骂了两人。

    ——**——

    手臂上的伤口不大, 下午的时候护士又进来给她挂了吊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小心的带上门出去了。

    苏晚仰头看着一满瓶水,脚丫无意识的踢蹬了一下,病房很空, 只有她这一个病人一张床, 屋里还有沙发和一些简单的家具, 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病房, 眨了眨眼睛,视线移到窗边, 外面天气很好, 暖暖的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 在地方行程一个个小小的光点。

    她靠在床上,仿佛能看到那束光里浅浅的飞尘在舞动。

    时光消磨中,点滴很快就已经挂掉一大半,苏晚有些撑不住,眼皮一沉一沉的,想睡了。

    门把手转动,苏晚困难的眯缝着眼看了一眼进来的男人,消失了一上午的宋燕行正信步进来,换上了白衬衫西装,又是那个自信非常的男人了。

    悄悄的拉高了一点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

    宋燕行放好了手里的东西,拉开她的被子,“怎么还不好意思起来了,昨晚怎么没见你害羞过。”

    “”苏晚拉住被子不准他动,“你管我呀,我就喜欢这样。”她才不会承认,是真的害羞呢。

    宋燕行拉不动,检查了下她的点滴坐回去没好气的说,“我就得管你,而且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得受我的管。”

    苏晚没说话,就用自己十分无辜的大眼睛瞅着他,一眨一眨的,就跟两颗黑葡萄似的。

    “今天我给你请了一个礼拜的假,等胳膊上的伤口拆线了,在回去上学好不好。”宋燕行伸手摸了摸苏晚的脸蛋,语调轻轻,眼眸深邃的注视着苏晚,声音,很有质感。

    苏晚的心跳颤动,他指头拂过的地方好像带了火,脸儿灼/烫,她微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宋哥哥,我可以多请一周假吗。壹看 ·1kanshu·”

    她现在,还不太想回去,怕她回去了,就要面对啊呦。

    她实在没有办法,忘记啊呦伤害她的事情。

    她的眼睛里还残留着委屈,宋燕行心疼的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把她按回枕头上,“不用担心,等你可以回去上课的时候,我会陪你回去。”

    苏晚皱眉,她不想那么快回去的。

    她甚至故意的想,要是伤口在大一点点的话,就可以多休息几天,要是能一直赖到寒假就最好了。

    宋燕行看出了她的小心思,严正的警告她不准胡思乱想。

    苏晚趁他不注意,做了一个鬼脸。

    宋燕行没在去公司,一整个下午都陪着她,苏晚吃过了晚饭,看了一会电视,就有些困了,没一会就睡了过去,确定她已经睡着,宋燕行这才搓了一把脸,起身往外走,脚步放的很轻,就怕吵醒了刚刚睡着的人。

    夜有些沉,高级病房外安安静静的,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值班台的护士看到他过来,连忙站起来问好,宋燕行朝她们摆了摆手,回头看了一眼苏晚的病房,然后对她们吩咐,“帮我盯着一点。”

    高级病房的护士都是高级的,几个人连连点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宋燕行这才放下心来,按了电梯下楼。

    深夜的医院门口安安静静的,只要几颗桂花树迎风摆动,空气里充斥着浓浓的桂花香,生生冲淡了这医院的消毒水味道。

    门口早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在等着了,看到他过来,副驾驶座上连忙下来一个人,拉开了后排座位。

    车子平稳的驶向马路,陈一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身后面色冷漠的男人,从刚刚上车开始,他的脸色,一直不太好。将厄长的语言组织了一下,然后道,“宋总,我们的股份,的确有人在高价在买。”

    车速很快,宋燕行的目光沉沉的看向窗外一闪而过的夜景,勾了勾唇,冷冷的笑,“查到是谁了吗。”

    陈一摇头,“对方藏的很紧。”

    宋燕行轻呵了一声,声音已经带了一丝薄怒来,“是狐狸,总要露出马脚的。”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既然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多抛一点好了。”

    宋燕行闭着眼睛,缓缓的说。

    陈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点点头。

    “还有宋总,emile来江城了。”陈一随后又说。

    emile是巴黎最大钢材出口贸易的ceo...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