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23.坑深二十三米

23.坑深二十三米


    蔡蔡和小雪默契的没有再提啊呦, 两人关心她了一会, 话题忽然一转,就转到了宋燕行身上。  壹看 ·1k要a ns看hu·

    “快老实交代,你跟那个送你去医院的男人,到底是啥关系,看起来年纪应该是不轻了吧, 25有没有。”蔡蔡先发问, “都那么亲了,瞒着我们不合适吧, 快老实说老实说。”

    苏晚“”

    “我说年纪大点好, 年纪大了懂得疼人, 你再跟他闹他也不会生气, 还会全方位照顾你呢。”小雪也跟着附声道。

    苏晚努嘴, 靠在枕头上还有些闷, 啊呦对她的打击的确很大,无论后来她遇到什么样的朋友,都不会忘记啊呦曾对她的好。

    胳膊上缝针的地方有些痒,不敢大力的抓,只敢挠痒痒似的隔着衣服轻抓几下,没止痒,但是好了许多。

    群消息一直不停的闪动, 蔡蔡和小雪在群里越说越起劲, 从最初讨论宋燕行有多大, 逐渐演变成了颜色笑话, 丝毫没有考虑好这里还有个‘重伤’未愈的小姑娘。

    蔡蔡抛弃了以往高冷御姐形象,一本正经的说起颜色笑话来,苏晚这个时候不敢冒泡,悄悄的潜水去。

    时间过得极慢,宋燕行从昨晚上回去以后就没在来了,苏晚撑着脑袋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她好几次要求出去走一走,都被护士以病人的要求只能在房间里走动。

    苏晚叹口气,她只是伤了胳膊而已。

    发了一会呆,宋燕行就拿着药单子进来了。

    苏晚以为是护士,正要烦躁的拉被子盖住脑袋,却在拉被子的一瞬间看到是他,眼睛咻然亮起。

    “宋哥哥。”

    苏晚眼睛里的亮光耀眼至极,不同于往常的小心翼翼,带着一抹希冀和热切。

    宋燕行朝她走过去,刚从会议上出来的男人身上还带着一丝冷冽,伸手摸摸她的脸,还有些凉,苏晚瑟缩了一下。

    “刚给你办了出院手续,跟我回家。”

    苏晚努嘴,乌黑的眼睛看着他,“医生说没事了吗。”

    宋燕行没好气的睨她一眼,“怎么,你还想在医院住着?”

    他眼里的不善很明显,苏晚是个识时务的好姑娘,连连摇头,“还是回去好了,这里的消毒水味道太大了。一看  w ww·1kanshu·”还有,这里是医院,护士的态度再好,始终是不如家里。

    宋燕行的脸色这才好了许多,戳了苏晚一脑门。

    等她穿好了棉拖,就准备带她走。

    苏晚回头看了一眼柜子上的东西,疑惑的问,“这些东西不收了吗。”

    宋燕行头也不回,直接牵着她的手下楼,“丢了,拿回去你还想接着用?”

    唔,好吧。

    这些沾了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她还真不想带回去继续用。

    电梯里人不多,苏晚的手被他牵着,有些不好意思,视线开始在他后背游移起来,高大壁立的男人长身而立,穿着一件纯白色衬衫,衬的人越发的清冷起来。

    好像他很喜欢这样简单的搭配,几乎每一次见他,都是这样的简单穿着。

    可是即使是这样,苏晚也还是看直了眼,她见过很多穿白衬衫的男人,各式各样的,可是却没有一个像他这样让她看直了眼睛。

    清风朗月,身躯凛凛。

    他比她大整整十岁,他和苏轶打架那会,她还是个小萝卜头。

    他说的女朋友,会是真的吗。

    除了苏轶,她还是第一回,和一个陌生男人这样亲密过,想起那天他也是在电梯里,吻她。

    除了厨房里那次的擦唇而过,这是她真正的初吻,保留了十九年,就这样被他给霸道的夺走了。

    小女孩的心思浅,稍微被人一撩拨,就春心萌动起来。

    宋燕行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来回转,疑惑的扭头看她一眼,问着,“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苏晚红着脸别过脸,支吾,“没没怎么。”糟糕,偷看被发现了。

    宋燕行没说什么,她心里想什么脸上都清楚的写着,说谎话也不先看看自己的脸。

    轻笑着,手里握紧了她柔软的小手。

    苏晚的视线不好意思在盯着看,移开了几分,落到电梯里镜面里,一下子脸色就不好起来。

    镜子里面穿着宽大的橙黄色齐膝卫衣,一头油腻腻的长发跟海带似的耷拉在头顶,脚上一双肥嘟嘟的拖鞋的三无女人是谁。这么邋遢的形象,站在他身边,好像一个流浪少女啊。

    苏晚在内心哀嚎,他是怎么忍受这样糟糕的自己还要牵着她的手的

    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糟糕,路过一楼收费大厅的时候快步急走,脑袋快要垂到地上,不敢看别人,实在是太丢人了,真希望不要遇到熟人才好。

    ——“苏苏晚?”耳畔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苏晚头皮一阵发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