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24.坑深二十四米

24.坑深二十四米


    他的声音又轻又低, 眼眸深的像是迷人的深海,她随时, 有被沉溺的危险。   要看   ·1kanshu·

    苏晚的嘴唇微张, 一张脸窘迫的红起来, 泛起可爱的红晕, 咬了咬唇, 她犹豫的仰起头来, 凑近他的嘴唇, 飞快的亲了他一下。

    很快, 一秒钟不到。

    如蜻蜓点水, 飞快的从宋燕行的唇上移开。

    宋燕行勾唇,捉住她刚刚吻他就想跑的粉唇, 凌厉的舌探/进苏晚的嘴里,带着她的舌头一起翻腾, 纠缠,宋燕行的力气大,苏晚呜呜的抵抗了两下,没抵抗过去,没一会身体就酥软的厉害。

    她形容不出那种感觉,只得无助的抓紧他的衬衫袖子,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他靠去。

    苏晚被他一吻,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宋燕行咬了一下她的下唇, 看她吃痛的皱眉,轻笑一声,“小丫头,看你这样,我很自豪。”

    苏晚眼睛里都带了迷离的水汽,整个人软的像一团棉花,努努嘴,她眨了眨眼,想要张嘴说话,一出口,声音有些涩,低咳了两声,这才顺过气来。

    宋燕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伸手捏了一把她白嫩嫩的脸蛋,“怎么这么可爱。”

    苏晚的脸腾的一下子全红了,被他瞧的越发不好意思,拿手捂住脸来不让他看。

    ——好丢人呀。

    花卷听到了苏晚的声音,从小窝里跑过来,还没来得及溜进屋,就被无情的关在了门外,坐在门口一声接着一声的叫。

    苏晚听到了花卷的声音,红着脸拍他,宋燕行抓住她的手轻轻的捏着,眼神里有些吃味,“别理它,现在你是病人,不能随便抱它。”

    在门外呼唤主人抱抱的花卷“”

    苏晚没听出来别的意思,真当自己胳膊不方便不方便抱它。

    王姐在门外敲门让他两出去吃饭,宋燕行拍拍她的发顶,“别别扭了,快出来吃饭。”

    起身过去开门。

    苏晚一张脸囧透了,他过去开门的时候王姐还没走,她甚至看到了,王姐揶揄的眼神。

    苏晚一拳打在被子上,好丢人呀,王姐肯定知道了,她跟宋燕行两个人锁着房门在里面,肯定没什么好事。要看  ·1kanshu·

    好一会,苏晚才龟速的挪了出去,脑袋垂的低低,不敢看任何人,王姐是家里的帮佣,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厨房里自己弄小餐点,不会和主人家一起上桌。

    大大的餐桌上只有宋燕行一个人,正慢条斯理的喝着汤,动作优雅的像是在尝红酒似的。

    花卷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刚刚在屋外叫的欢,等宋燕行出去了,现在连影子都没了,好几天没见到它,还挺想它的。

    宋燕行看到她出来,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苏晚挪着小碎步,坐到他旁边的位置上。

    屋里很安静,鹅黄色的灯光暖暖的照在屋里,没有一丝尴尬,反而多了丝丝温柔来,苏晚的胳膊还没怎么好,抬起来扯动肌肉还是会疼,宋燕行替她盛好饭,拿了勺子过来,看着桌子上精致的菜色,说着。

    “我喂你。”

    苏晚仰头看他,“我可以自己吃的。”虽然是左左撇子,但是,还是能自己吃饭的。

    宋燕行淡淡瞥她一眼,没搭理她,夹了一快排骨过来给她,示意她张嘴,“你又不听话了吗,”

    “”苏晚努嘴,不怎么情愿张嘴吃下了排骨。

    王姐把硬骨头全部剃掉。排骨肥嫩鲜美,味道很好,苏晚慢慢习惯了他的‘照顾’,指挥着他夹这夹那,宋燕行也不生气,乖乖的做她的夹菜工。

    一顿饭吃下来热热闹闹的,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偌大的房子里总算增添了人气,不再是从前冷冷清清的一个人。

    苏晚喝完了最后一口汤,满足的拍了拍肚皮,树懒一样靠在椅子上。

    宋燕行全程伺候着她吃饭,自己反而没吃几口,等她吃完了,才有时间吃。

    苏晚趴在桌子上,懒懒的看着宋燕行吃饭的样子,思绪流转,一碗饭很快见了底,宋燕行扯了一张纸巾擦嘴,侧头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小姑娘,眉梢一挑。

    “在看什么。”

    他侧过头,大半张脸都隐没在阴影里,身上的柔和气息更重,和第一次给她的感觉大相径庭,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每一次看到他,都有一种想要莫名亲近的感觉。

    苏晚嘟唇,摇摇头。

    ——**——

    吃过了饭,宋燕行去房忙事情,苏晚窝在沙发里吊着手臂看碟片,以前他的客厅里是性/冷/淡/风,除了一张床以外就是几面墙,她住进来以后,陆续增添了许多东西,也为这间房子,注入了生活的气息。

    一张碟放完,宋燕行还没出来,王姐收拾好以后准备下班回家,苏晚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王姐一声、王姐听到了声音,朝她走过来。

    “王姐,我住了几天院头发都要油...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