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26.坑深二十六米

26.坑深二十六米


    此为防盗章  苏晚心情可不好了, 愤愤的瞪了一眼那只玩的傻兮兮的笨猫蠢猫,活该你没人要,把你丢在家饿瘦点拉倒。 ·1kanshu·

    气呼呼的腹诽了一会,吐槽完了, 事情还摆在那里,这只蠢猫笨猫要送给谁啊, 她开始偷偷的想,是不是直接揣兜里给扔了算了。

    多省事。

    哼——

    正瞎想着, 手机响了。

    苏晚一边瞪着某傻猫一边过去拿,没怎么注意是谁, 划开就接。

    “喂。”声音清脆。

    “打我电话有事吗。”那边默了默,传过来一声低低沉沉的男声。

    苏晚愣了一下, 把手机拿开来看,果然是那一串数字, 所以他没有设置不接陌生人来电

    苏晚咬了咬唇, 坐回沙发上抱着抱枕, 这才开口, “宋哥哥你好, 我是苏晚,晚点我要去学校了, 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我的猫?”苏晚说的真切, 怕他想不起来她是谁, 主动报了自己的名字, 希望他能有那么一丢丢善心看在苏轶的面子上帮她照顾照顾。

    虽然她也没指望他能好好照顾自己, 有手有脚的,需要怎么照顾。

    那边似乎是轻笑了一声,把手机贴近了耳朵,苏晚听见他说,“送过来吧,地址我等下发给你。”

    “要司机来接你吗,”他又问。

    苏晚心里腹诽,干嘛不让司机直接过来把花卷接走,多事,嘴上还是十分乖巧的回他,“不用了,我自己送过来好了。”

    挂了电话没多久,就收到了宋燕行的短信。

    “银河小区,105”

    花卷有了归属,苏晚的动力来了,收拾好了自己要拿走的东西,又把花卷的小窝和它的小玩具一起装起来,看着不多的东西,收拾起来却又一大堆。

    尤其是它的小窝,占地面积真大。

    一大堆东西,不知道她能不能一次拿下楼。

    还在收拾花卷的猫粮,门铃响了。

    苏晚一边整理把猫粮往盒子里装一边从猫眼里往外看,花卷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跟着跑过来在苏晚的脚边喵喵的叫,以为是苏轶回来了。

    苏晚踢了花卷一脚,一脸嫌弃。

    凑过去往猫眼里看了一眼,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是他。    要看 w ww·1kanshu·

    宋燕行额头上胡乱的贴了一个纱布,胶带都贴的不平整,一看这就是自己在家包的,此时他了一件黑色衬衫站在外面,脸望向门里,皮肤白的几乎快要和墙壁一个颜色,没有等到人开,又按了一下门铃。

    这一天没见,怎么成这样了。

    苏晚被他的样子吓到,连忙拉开门让他进来,花卷看到陌生人,惊慌的缩回苏晚的房间,又保持着对陌生人的好奇,缩在门口睁着猫眼看着门外的两人。

    苏晚看着他脸色不太好的样子,给他倒了一杯水出来,递给他,“宋哥哥,你的额头怎么了。”怎么贴那么大一块纱布,还贴的那么丑。

    宋燕行抬手接过水,喝了一口,抬头看了她一眼,问着,“东西收拾好了吗,正好顺路,我一起带回去。”

    噢,原来是这样。

    苏晚给他指了指身后角落里的大箱子,“东西收拾好了,马上就可以走了。”

    宋燕行点点头,放下水杯起身准备扛箱子下楼,苏晚出声叫住了他,“宋哥哥你先等一下。”

    “嗯?”宋燕行闻声回头。

    苏晚跑去房里把医药箱拿出来,再去洗了手,打开医药箱拿出酒精来。

    宋燕行看着她的动作,黑黑沉沉的眸里闪过一丝诧异,心尖最柔软的地方似是有风轻轻拂动。

    有点痒,也有点甜。

    他忽然动不了,静静地的看着她的动作。

    心绪飞转。

    苏晚准备好了一切,抬头看了宋燕行一眼,见他正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浅浅的笑一下,嘴角的梨涡尽显,她指了一下他的额头,尽量控制住自己,软声道,“你的额头是受伤了吧,包的不好,恢复起来很慢的,我帮你重新包一下吧。”

    宋燕行不动,深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清浅的眉和眼。

    宋燕行的目光太过专注,苏晚一下子僵住了,她以为他在怀疑她的技术,连忙摆手解释,“放心吧,以前哥哥出任务受了伤,都是我帮他包扎的,肯定不会难看。”

    怕他不信,苏晚特别强调了最后一条。

    宋燕行忽然笑了笑,扯动了额头上的纱布,虽然脸是帅的,但是那纱布,苏晚痛苦的转过脸,她有点轻微的强迫症,受不了那么丑的纱布贴在那么帅的脸上。

    太暴遣天物了。

    宋燕行坐了回去,视线盯着她手里拿着的酒精棉签,眸色越发的深沉起来。

    “你以前也帮苏轶处理伤口吗。”他问。

    苏晚悄悄的在心底松了口气,凑近他的额头小心的将那团乱糟糟的纱布取下来,要看看里面的伤...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