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28.坑深二十八米

28.坑深二十八米


    此为防盗章

    陈一说;“今天是宋总的生日, 我想买个蛋糕给宋总庆祝一下。  一 看   ww w·1ka ns hu·”

    苏晚没想到, 微愣了一下。

    不是应该开心的吗。

    还是说这又是有钱人的新玩法, 喜欢这种孤独感吗。

    她想起来她以前每次过生日, 苏轶都要早早的准备好礼物, 然后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回来一起庆祝, 想着想着, 就想到她的生日也快了, 苏轶到底回不回来呀。

    苏晚撑着脑袋, 闷闷不乐的坐在位置上发呆。

    半山的宋宅——

    宋燕迟提前下班回家,家里清清冷冷的,一点生日热闹气氛都没有, 宋博洋端坐在沙发上,脸色臭的要命。

    宋燕行朝王姐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王姐摊手过来表示不知道,把他的西装整齐的拿上楼挂了起来。

    宋燕迟四下看了看, 的确没有宋燕行的影子, 心里明了了几分,走过去抱抱宋博洋的肩膀,“爸爸,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宋博洋的心情很差, 拿着拐杖重重的敲击着地板, 声音里都是压抑不住的怒气, “早就跟他说了今天不要去上班了, 他倒好, 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宋博洋是不知道宋燕行几点走的,但是今天打电话去宋氏,小秘不知道宋燕行和宋博洋之间的事情,礼貌的说了宋总今天没有任何行程。

    这才是最让他生气的事情。

    明明没有事情,却也不愿意回家。

    江城那么大,他宋博洋再有本事,也没有办法找到一个想要躲着他的宋燕行。

    宋燕迟听完,一张俊颜上满是温柔,他跟宋燕行的区别除了脸长的不像以外,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温暖的像初春的阳光,而宋燕行,则是一副生人勿进。

    他拍了拍宋博洋,端了茶过来给他,“爸你别在意,燕行他肯定也不是故意的,他管着那么大家公司,肯定很忙,那有时间一天不去上班。”

    宋博洋脸色还是臭的很。

    宋燕迟又说,“再说了要是燕行真几天不去,爸爸你肯定比谁都着急。”

    宋氏除了是宋燕行发扬光大的以外,还是宋博洋的心血。

    宋博洋抬头瞥了一眼宋燕迟,冷哼一声,“他给了你多少好处,帮他说这么多好话。”

    宋燕迟虽然是领养来的孩子,但是好在两兄弟之间没有隔阂,宋燕行偶尔,也会找宋燕行喝酒聊天,用男人之间的方式。

    宋燕迟笑,“爸你看你说哪里,我看他今晚肯定不会回来了,我们先去吃饭,不要等他了,明天我去公司跟他好好聊聊,争取让他明晚回来吃饭”

    宋博洋这才心情好了一点,宋燕迟顺坡就下,扶着老爷子去了餐厅。

    花卷睡够了,从沙发的角落里爬起来,屋里黑漆漆的,两只眼睛在黑夜里泛着亮光,四下看了一圈,不是自己的家,小肥身体敏捷的从小窝里爬出来,无助的喵喵叫。

    宋燕行头有些疼,好不容易不去上班只想在家睡到昏天黑地,工作的那只手机白天一直在响电话铃声,宋燕行一个都不想接,干脆关了手机闷头睡。

    听到了猫叫,宋燕行勉强撑着脑袋从沙发上坐起来,按开了灯,一只小肉球就自动自发的弹到了他的胸前,宋燕行一个不查,差点被扑倒在沙发上。

    宋燕行失笑,单手搂着那只闯了祸就想溜的笨猫。  一 看   ww w·1ka ns hu·

    花卷喵喵叫的挣扎,圆鼓鼓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宋燕行。

    宋燕行轻笑一声,果然是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猫,花卷叫的跟她主人一样。

    软绵绵的很。

    夜色深沉,宋燕行单手搂着猫往小窝旁边去,猫碗干干净净。

    伸手拿了猫粮袋子,花卷一看到猫粮,两只眼睛立刻瞪圆,伸出小爪子就想要去抢,急的身上的毛好像都要立起来了。

    “急什么。”宋燕行把花卷放到地上,伸手捏了一把它的小肥脸,花卷被他吓到,喵喵叫着,缩着小爪子往后退,可怜兮兮,一脸警惕。

    宋燕行研究了一下猫粮用量,下午的时候苏晚有跟他讲过一顿吃多少,但是他那个时候脑袋晕乎乎的,根本没怎么记住,只好自己拿着猫粮袋自研究。

    宋燕行在花卷的碗里倒了一点猫粮,不多,刚把碗底盖住。

    花卷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兴奋的啊呜一声过去抱着自己的饭碗吃的昏天暗地。胡须上都沾了一点,傻兮兮的很。

    宋燕行撑着脑袋看了一会,搓了一把疲倦的脸,额头上还隐隐作痛,睡不着了。

    点了一支烟站在窗口,凭栏眺望,看着远处的灯火点点,也许是灯火太过耀眼,宋燕行十分落寞的低低笑了一声,眼睛里都凝着一股哀伤来,狠狠的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

    香烟的苦味,从鼻腔进/入,窜遍了四肢百骸,整个身体都弥漫这一股微淡的苦来。

...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