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32.坑深三十二米

32.坑深三十二米


    此为防盗章  啪嗒一声

    灯开了, 满屋子都明亮起来。壹  看  w ww·1kanshu·

    心里那股漫无天地的黑色终于消散,宋燕行揉着胀/痛的太阳穴往沙发边走,今天连着几场饭局,想不喝多都难。

    一回身, 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正定定看着自己的宋博洋。

    满头满发,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如果忽略掉他脸上的怒气的话,勉强算得上慈祥。

    宋燕行揉着太阳穴的手一顿,淡淡的叫了一声。

    “爸。”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是宋博洋, 宋燕行的亲生父亲。

    宋博洋重重的哼了一声, 满是皱纹的脸上有着很深的不满, “舍得回来了, 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 你怎么不接。”

    宋燕行揉着脑袋坐到宋博洋对面,神色间都是无法掩藏的疲惫,他缓缓开口,“忙起来,没时间接电话。”

    能有多忙,连电话都没时间接, 宋博洋心知他是故意不接的, 却也没戳破他, 只是叹口气,

    “别那么累, 钱够花就行了,你少出趟差,咱们家也不会欠债,”看他一脸的疲惫,宋博洋又问,“是不是又喝了一晚上,”

    宋燕行的脑袋沉的厉害,强撑自己坐在沙发上平心静气的听他说。

    末了,才点点头。

    宋博洋心疼这个儿子,宋燕行无疑是优秀的,从他身体出现问题开始,他就被迫接了盘,从一盘散沙的宋氏一路逆袭到今天江城鼎鼎有名的宋氏,不得不说,他很有天赋。

    可也是这样,他跟宋燕行之间,也隔的越来越远。

    他想要关心,却不知道从何下手,只能依靠没有温度的电话。

    明明是父与子,有时候看起来比陌生人还要难以靠近。

    这样的关系,他竟然有些无能为力去改变。

    他知道他心里存了一根刺,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把那根刺,拔出来。

    宋博洋叹息一声,随即拿出手机来给佣人王姐打电话,他喝多了,得喝一碗醒酒汤才可以,不然明天脑袋会疼到爆炸。

    收了手机,宋博洋看着对面眉目和自己及像的宋燕行。

    “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别去上班了,好好休息休息,你哥也回来了,明天咱们一家人好好聚聚。”

    宋博洋口中的哥哥,说的是宋燕迟,他三岁的时候,宋博洋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

    “什么日子?”提到了宋燕迟,宋燕行的神智送总算清醒了一点,“他也回来了?。”

    “明天是你生日,咱们不请外人,就自家人好好的庆祝一下,我一个老头子在家吃饭,实在是太冷清了。”

    宋燕行低低的笑了起来,仿佛是真的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深邃的眼睛都染上了一抹猩红。

    那是怒意渐甚的前兆。   壹看    ·1kanshu·

    宋燕行撑着脑袋,斜睨着宋博洋,“爸你是忘了吗,从妈妈不在开始,我就已经不过生日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妈妈去世的那一天,如果不是因为他提前回来,不然他永远没有办法得知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

    他忘不了,那种信任,被土崩瓦解的感觉。

    刻骨铭心。

    他的生日,成了母亲永远的忌日。

    这样的生日,没有任何意义。

    听到宋燕行提到他的母亲,宋博洋也微微有些动容,他叹了口气,“宛之已经不在了,以后不要再提了,把行程往后推一推吧,咱们一家人,好好的聚一聚。”

    宋博洋强/硬了一生,难得软了语气说话。

    宋燕行轻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怎么推,妈妈能因此活过来吗。”

    宋博洋面上难堪起来。

    “不能的,”宋燕行摇头,眼底的恨意越发的明显起来。

    “还有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先回房睡了,明天还要去a城出差,就不回来吃饭了。”

    宋燕行说完转身上楼,没再看身后的宋博洋一眼。

    宋博洋忽然不知道如何跟他说话,甚至连个音节都没办法说出来,他很想挽留,也很想对他说对不起,可是哪个人,年轻没有犯过错呢。

    回忆起了过往,饶是宋博洋,也只能低声叹息。

    王姐也知道两父子之间时常有矛盾,等到客厅没人说话了才端着醒酒汤出来,没看到宋燕行,也不敢上楼叫他。

    “宋老先生这汤”

    宋博洋无奈的摆手,“送上去吧。”

    王姐这才敢端着醒酒汤上楼。

    宋燕行脑袋疼,心也疼,浑身上下没一处是不疼的,

    浑身的宿醉味道,难闻至极。

    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去洗了澡出来,再找不到一丝力气,昏昏沉沉的把自己摔进床里,本该昏沉的脑袋却意外的开始清明起来。

    疲惫的睁开眼睛,拧开床头灯...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