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幸运 > 34.坑深三十四米

34.坑深三十四米


    此为防盗章  饶是定力再强的男人, 也受不住这般诱惑。壹  看     ·1ka nshu·

    宋燕行朝床上的女人走近,心中暗自思索这是哪位知心人送来的生日礼物, 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这个女人长什么样。

    能够拥有这样撩人的美背,正面应该也不会太寒蝉。

    走近了她,床上的女人似是有了感应, 睁开眼睛转过身来, 明亮的眸子软软的看着宋燕行,轻轻一笑,像是修行成功的妖精。

    宋燕行震惊了。

    他的春梦对象,竟然是她——

    宋燕行从这场春/梦里醒来, 还不到四点,没有开灯, 卧室里一片漆黑,周围都是黑夜的清冷气息。

    他轻笑一声, 额头上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起来,睡不着了。

    从床头柜上摸到了烟盒, 掏出一根来, 就着这黑夜, 点燃了手中的寂寞。

    二十九岁, 就这样开始了。

    ——

    又是一节无聊的马哲课, 苏晚认真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老师说的重点, 啊呦撑着脑袋, 一脸无语的看着她, 这种课不是应该摸鱼的吗, 干嘛这么认真。

    打了个哈欠,缩着脑袋趴在桌上小声的开口,“苏学霸,这种摸鱼课老师都会划重点的,你干什么要写这么几大篇的笔记啊。”

    对于所有的大学生来说,这种课都是用来补昨晚游戏太晚而没来得及睡的觉的,偏偏苏晚,表现的是好像是高数课一样。

    啊呦表示和学霸做闺蜜,真的是好友压力啊。

    老师回头在黑板上写重点,苏晚趁机侧头看了一眼一脸困意的啊呦,“昨晚你又玩了一整晚的农/药?”

    啊呦点头,想到这个就有点气愤,“昨晚遇到一群二比,害我连跪五局,md有史以来的最差成绩。”

    苏晚耸耸肩,她听不懂这个,每次啊呦玩这个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好像一天没睡觉一样,困的要死。

    啊呦问她,“国庆七天你准备去哪玩。”

    苏晚想了想,小声的回答她,“应该在家哪都不去吧,”苏轶不在家,她现在的监护人已经变成了宋燕行,她不敢跟他说要去外地玩。

    啊呦忽然叹口气,“其实我最想去的是过几天和江大的篮球赛,杜意是主力,真想去围观杜意直接把师范打趴下的帅气样子,”

    听到啊呦又提起来杜意,苏晚忽然有些尴尬,她想起来周末那天杜意邀请她去观看球赛,还好自己果断的拒绝了,要是她也去了被啊呦瞧见肯定是会误会的。

    不过如果啊呦去看球赛的话,说不定能够找到机会表白,苏晚鼓励她,“去吧,我在家里睡床上默默的用意念支持你。”

    啊呦哼了一声。

    下课铃响起,老师到点收拾好课本就宣布下课,啊呦啊呜一声,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飞快的收拾好课桌,将一股脑的全塞进桌子里冲苏晚丢下一句有排位赛就飞快的溜了。

    苏晚很无语,对农/药痴迷城这样也是没谁了。 一  看   ·1kanshu·

    离校这天,苏晚提着自己的拉杆箱和啊呦道别,啊呦不是本市人,是在离江城很远的北方,一般除了寒暑假以外是不会回去的。

    啊呦已经和别人约了游戏,低着脑袋捧手机看也不看苏晚,忙着农药。

    苏晚只好先走,这个点是公车爆满时期,她得先去挤一个位置。

    提前给宋燕行发了一个短信过去,她想要把花卷带回去自己养两天,然后开学了再送过来,等了好一会都没得到回复,苏晚害怕家里没人,想着先给他打个电话确定一下。

    电话通了好一会都没人接,苏晚有些方了,这没人是不是代表他在忙,那自己还要不要去接花卷啊。

    没等她内心补戏几秒,宋燕行的电话打过来了。

    苏晚一喜,忙划开接听。

    “刚刚打电话给我了?”电话接通,宋燕行的声音传了过来。

    公交车已经挤成了腊肠,吵的很。

    苏晚一边护着自己的行李箱一边将捧着手机,没听清他的话,追问他,“宋哥哥,你刚刚说什么。”

    苏晚那边吵的要命,她的声音夹在一堆难听的声音传过来,宋燕行皱皱眉,这是在哪。

    扬高了声调,问她,“你现在在哪。”

    这下苏晚听清了,“公车上,宋哥哥你现在在家吗,我想过来把花卷接回去。”

    宋燕行正在签文件的手一顿,抬头看了陈一一眼。

    想了想,然后对着电话那边等回复的傻妞吩咐,“你现在下车,然后把你周围有标志性的建筑物发过来,陈助理过来接你。”

    苏晚眨了眨眼,公交车的确很挤而且不知道是谁身上有狐臭,熏的苏晚难受极了,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环境十分恶劣,她顾不上矜持,答应了宋燕行说的,公车一到站,苏晚就提着行李下了车。

    收到了苏晚的坐标短信,宋燕行将签好的文件...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